劉 迪
  高倉健走了。他的離去,不但深深震撼日本社會,也引起中國民眾普遍的嘆息、扼腕。畢竟,他的形象深深嵌入一個時代中國人的記憶,也讓那個時代的中國人,對日本明星懷有一種特殊的熱情。
  在日本,人們認為高倉健予人印象最深的作品是《幸福的黃手帕》,但在中國,卻是《追捕》。這部電影拍攝於1976年,1978年譯成中文,1979年上演。這是“文革”後中國引進的首部日本電影。高倉健扮演與邪惡勢力作鬥爭的硬漢杜丘,深深打動了剛剛打開國門的中國觀眾,也讓中國透過高倉健、透過這部電影,瞭解到日本、瞭解到現代化社會。1979年,筆者正在讀大學二年級,曾找到這部電影的原作、西村壽行的日文版小說《你啊,越過憤怒的河吧!》逐字閱讀。
  當時人們對《追捕》這部電影的解讀、想象,遠遠超出作品本身包含的意義。當時,“日本”與“現代化”重疊,我想很多人都是通過這部電影思考日本模式對中國的意義。看過這部片子的人,肩扛著改革,走過30餘年。回想起來,如果說這部片子究竟給了他們什麼,或許可說,以這部片子為代表的那個時代日本影片,刺激了整整一代中國人對現代國家、現代化的嚮往。
  那個時代的日本電影,成為改革之初一代現代化社會的窗口,引起普遍的感動。張藝謀就從日本電影受到很深影響。在他記憶中,那個時代是揮之不去的。後來張藝謀邀請高倉健拍攝了《千里走單騎》。片中高倉健寶刀不老,演技爐火純青。儘管情節單純,但卻以演技感人。這部片子還了張藝謀夙願,也表達了他的“鄉愁”。張藝謀還想重尋上世紀70年代末的那種普遍的感動。儘管各種功課十分到家,但時代已經遠非敞開國門之初,他無法喚回一個時代。
  恐怕,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是120餘年以來中日關係最“溫馨”的時代。中日政治家,多以大局出發,維護來之不易的兩國關係。人們記得,1985年時任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參拜靖國神社,但他得知中國人民對其行為的反應後,即決定不再參拜。他的行動與決斷,與此後某些日本政治領導人比,立見高低。
  在中國,如高倉健那一代人影響力、號召力的日本人已經無幾。高倉健的離去,也許象徵一個時代開始落幕。想到此不禁有種蒼涼。這幾年,中日關係漸行漸遠。儘管今天的中日兩國,分別進入不同的時代。高倉健那一代的日本明星,在中國享有崇高的地位。中野良子、慄原小捲這些文化界人士,以他們的職業操守、責任感,連接了中日兩國民間。高倉健一代,給中日兩國留下了一份十分珍貴的遺產,這就是,相信民間的力量,相信文化的力量。
  今天,中國把註意力日益轉向周邊國家。中國決心與亞洲國家共同創造新的歷史。這必將是亞洲人民、亞洲文化融合的歷史性轉變,其中包括新亞洲文明的創造。在這個巨大的洪流中,希望看到高倉健的繼承人。▲(作者是日本杏林大學研究生院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門徒

ic31ickzs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